练就了我坚强的外表,牛虻是亚瑟的身体

我,

一个人时的确有很多小确幸。比如那种疲惫归来的快感,就是一种有点恍惚的朦胧;归来的小确幸,是深夜回来看到看到前方仍亮着一盏小灯,是马不停蹄地忙完后享受的一顿夜宵,是从风雨交加的世界回到小屋回味洗礼后的庆幸。

图片 1

  1. 伟大的理想惟有经过忘我的斗争和牺牲才能实现。 类别:理想
  2. 伟大的理想惟有经过忘我的斗争和牺牲才能实现。 类别:人生
  3. 人类的心理统统就是这样,而且,似乎永远是这样;愈是得不到手的东西,就愈是想得到它,而且在实现这一愿望的过程中所遇到的困难愈大,奋斗的意志就愈是坚强。
    类别:心理
  4. 人类的心理统统就是这样,而且,似乎永远是这样;愈是得不到手的东西,就愈是想得到它,而且在实现这一愿望的过程中所遇到的困难愈大,奋斗的意志就愈是坚强。
    类别:愿望

在动手写以下罗里吧嗦的废话之前,其实很纠结到底起什么题目,这是一本虐心虐肺又革命的小说,但实在是找不到最贴切的词汇表达心中想法,这才是书到用时方恨少,只好如此聊以塞责。

来自黄土高原,

辛苦的时候,很容易感受到身边的小确幸。一个人生活久了,就懒得被感动了。但还是有两种意外:一种是久旱逢甘霖被给予的盛景,一种是困顿归来后不经意的小确幸。

       
大海往往给人以一望无垠的广阔之感,可以说,没有人可以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任意驰骋。而在中美洲古巴海边,就有这样一位刚硬的老人,他不屈于命运,不惧于变幻莫测的大自然,坚强地斗争着!

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因为在特殊年代引进这本书,所以在国外书里能与之并肩的大概也就奥斯特洛夫斯基的那本《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然而,由爱尔兰作家伏尼契写作的《牛虻》这本书出版1897年,不过并不是很受欢迎,倘若不是因为20世纪五十年代引进中国,这本书名气也不会很大,至少《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与《牛虻》在今时今日,还有几个人愿意看呢?没有风花雪月的浪漫,没有花前月下的卿卿我我,没有刀光剑影的豪气冲天,没有帝王将相的奢靡浮华,没有震古烁今的名望,只是一个年轻人的生活,信仰,亲情,爱情的细微描述,而且在特殊年代被冠以革命小说,为自由而斗争,为革命而献身,可是如果紧紧这么看待这部小说,会不会浅薄鄙陋?革命小说,你像什么《暴风骤雨》、《红旗谱》以及《林海雪原》等这类斗争小说,虽然辉煌一时,然而恐怕已经很少有人在看,只有表现人性的小说才会经久不衰,常青旺盛。

上帝并未给予我太多。

点点滴滴的小确幸,一旦细心聆听,就有说不出的感动。放在平时,他们一点也不可能撼动人心,但总在某一刻,会让我们不再经受风寒,会让我们无比眷恋,会犒劳你做一个香甜的梦,会让疲惫的你欣赏到不一样的风景。

        一个人并不是生来要给打败的,你尽可以把他消灭掉,可就是打不败他。

《牛虻》这部小说故事情节并不复杂,一个名叫亚瑟的意大利青年,出生贵族家庭,容貌俊秀,才华横溢,富有理想和抱负,信仰上帝,并为意大利的民族解放事业而加入了青年意大利党,在党内又遇到了青梅竹马的美丽姑娘琼玛,正好他的同志又是情敌,于是在神父面前忏悔时不小心泄露机密,被神父出卖,同志被捕含冤,再加上琼玛的误会,获悉他是曾经热爱的蒙泰尼里主教的私生子,信仰的破灭和悔恨,假意投海远遁他乡,最后化名牛虻回来继续斗争,最后被教会和政府枪杀,保尔柯察金一直推崇牛虻的勇敢和坚毅,当然小说中的牛虻一直以此形象出现,但其实可以看到他的坚强不过是懦弱的逃避,直到死才敢面对,就像他自己说的“其实我的内心并不坚强。”与疾病与敌人斗争,他是坚强的,然而精神上他很懦弱,他的坚强不过是逃避精神上的懦弱,这样的塑造使得小说脱离单纯的革命斗争而变得丰满真实。

赤手空拳,

单身的时候,要注意发现并感受这些小确幸。看似不起眼,实则暖心田。当然人就有这样的缺点:平静时总喜欢无视,跌宕后才懂得珍惜。比如我们平淡时,无聊时,消极时,烦恼时,会往往忽略它们。只有疲惫后,辛苦了,一个坎迈过来了,才会明白,很多身边的这些小细节,原来是这么让我们享受。

       
一个年老的渔夫不愿屈服于命运的安排,独自出海打渔。虽然捉到了一条巨大的马其琳鱼,但是仍逃不出残酷的现实。只得依托于梦境暂时逃避。

小说最精华的部分是中间亚瑟的死和最后牛虻的牺牲,亚瑟在信仰的破灭和亲情的冷漠以及身世的不可告人以后,他选择了逃避,选择了投海自尽,如果小说到这里结束,那就是一个富家子弟在上流社会营造的虚假美好中认识到人性的卑劣而绝望自尽,小说不但无趣而且可笑。正是亚瑟的死亡洗礼,才能凤凰涅槃,浴火重生而有牛虻的再生,牛虻是亚瑟的身体,却抛弃了亚瑟的身份、信仰,然而又抛不开亲情的矛盾,所谓爱之深、恨之切,所以牛虻的斗争近乎病态,却又坚强的让人肃然起敬,他的坚强又何尝不是暴露那些教会人士丑恶的伪装?他的内心何尝有一天没有煎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